北极圈的疯梓Yukiri

北极圈里瑟瑟发抖的沫梓Yukiri|啃粮号|日常舔文

【诗篇】




《吾王张起灵》

一个人在世间独自前行
不知见了多少世事凉薄
一个人为记忆独自漂泊
不知忘了多少温暖长情

你为你的执念,守候了千年
你是我的执念,等候了一生
他闯入你世界,带给你晴天
他是你与世界,唯一的联络

一生那么长,只等你十年回家又何妨
一生那么短,只能陪你走过这生这世
一生那么苦,只因你找不到回家的路
一生那么甜,只因你的余生有他陪伴

你说你叫张起灵,我便为你凋了荣华
他说你叫闷油瓶,我便为你倾了天下
他们叫你哑巴张,我便为你双鬓染霜

去了长白山,只为和你相见一面
去了长白山,我落下多年的泪水
去了长白山,我在茫茫雪山跪下
去了长白山,留下血色般的红花

愿十年以后,身边仍有他天真无邪
愿百年以后,仍有人守你无病无忧
愿千年以后,可对自己好不再痛苦

若心疼小哥,请记住,静候灵归,十年……

By:沫梓Yukiri
二转申出处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