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的疯梓Yukiri

北极圈里瑟瑟发抖的沫梓Yukiri|啃粮号|日常舔文

【转载】 Subaru In Wonderland (十一) END

注意【口哨】

无授权转载文章 文章来源J.Aisa 论坛

因为被这篇文戳到了就想转过来Lof这

由于原作者发布文章时没有显示名称

因此欢迎原作者及知道的小伙伴私我

以上侵删 下面正文开始

(原作者虽说是羽毛 但觉得CP没差就打了双Tag 不妥删)

——————————————————————————

chapter 11

学园祭之后,涉谷本来已经做好了接受更多非难的准备。但很神奇的是,那些时常挑衅他、向他找茬儿的家伙们竟然全都收敛了很多。

貌似是因为他们被涉谷那天太过惊世骇俗的表现给着实震了一把,所以在看不顺眼的基础上又多了一些顾忌,甚至敬而远之。

而更令涉谷惊讶的是,现如今当他走在校园里的时候,竟然会有不少人主动向他打招呼了。有认识的人也有不认识的人。

涉谷会很笨拙地回礼,有点尴尬,但也有点欢喜。

一天放学的时候,涉谷被三个男生堵在了教室门口。

看着涉谷一脸防备的模样,其中一个下巴有些突出的人一不小心就喷笑出来,紧接着就被旁边的小个子捅了肋骨,发出“哎呦”一声。

他们中间个子最高的那个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开口说道:“那个……涉谷君,我是一年级的大仓忠义。这个,这个矮子叫安田章大。”

“喂!你叫谁矮子啊?!”

“当然是你……噗……”

“别打岔!……不好意思,这些家伙很吵……啊,然后剩下的这个家伙叫做丸山隆平,他和你一样是二年级的。不过,我猜你应该不认识他吧。嘿嘿……”

涉谷不置可否地摆了一下头,于是那个叫丸山的人便立刻夸张地做了一个沮丧的表情。

“嗯……你们找我有事吗?”

“啊啊!我来说我来说!”安田章大抢着接过话茬,“是这样的,我们三个人组了一个乐队,我是吉他手,丸子是贝斯手,大仓是鼓手。然后,我们……我们一直都想找一个主唱……”

涉谷皱了皱眉头,表示不是很明白这些和他有什么关系。

大仓赶紧向涉谷解释:“唉,干脆直说了吧,我们……我们想邀请你加人乐队,做我们的主唱。”

“……哎?!”

安田和丸山在一旁大点其头。

这可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可、可是我不会唱歌啊!也没有参加过乐队……”

丸山急吼吼地打断他:“不会唱歌?!那天——就是学园祭那天——你唱的可好了!不对……那简直就是——太棒了!”

“没错没错!简直太棒了!啊,就是歌词有点奇怪……”

安田没说完就被大仓捂了嘴。

“咳咳……总之,我们觉得你的声音真的非常非常出色。如果你愿意,也许可以加人我们,哪怕只是试一试。考虑一下,怎么样?”

涉谷呆呆的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可是他至少看得出来,这三个家伙绝对是认真的。

说实在的,他还是头一次受到这么坦率的认可。

他抓抓头发,有些腼腆地说:“啊……好啊,我挺愿意试一试的。那个,谢谢你们邀请我……啊,不过,我得先去处理一件事情。那个,等晚一点的时候我再来找你们讨论一下……嗯,乐队的事情。可以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太好了!你能同意真的太好了!居然这么干脆就同意了呢!说实话,我们甚至都做好长期奋战的准备了……”

“就是说啊,没想到涉谷君和传说中的差好多哦。”

“对对,根本一点也不可怕嘛!明明是很温柔的人啊……”

“喂喂,当着涉谷君的面说这个会不会太失礼了啊!”

……

涉谷看着他们吵吵闹闹的样子,突然觉得非常好玩,令他生出一种很怀念的感觉,于是不自觉地便笑起来了。

涉谷和桥本约在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那棵树下面。

涉谷到的时候桥本已经等在那里了。

来之前明明把一切都想的很清楚,面对面的时候,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涉谷把指甲掐进手心里,感受到疼痛以后才慢慢地开口说道:“……抱歉。”

“是……关于什么的‘抱歉’?”

一阵风吹过,那棵树已经变黄的叶子飘飘荡荡地落下来,衬得桥本那张心形的脸孔有些寂寞。

“关于……所有的……都很抱歉。”

女孩叹了口气,却又有些释怀。

“我早就知道……我是说,我早就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涉谷君也好像……从来也没有喜欢过任何人的样子,所以我就以为……也许我可以令你喜欢上我……涉谷君……总是一个人呢……虽然很坚强,但却总是一个人……”

说话间不由得有了些哽咽,她自嘲地笑了一下,抹了抹眼角,随即抬头直视着涉谷,眼神热切而明亮。

“涉谷君,你知道吗,你有时候看起来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呢。我第一次注意到你的时候便觉得,真是很奇怪的一个人啊……不知道是该说走的太快还是太慢,但就是和其他人不在一条线上的感觉。这样的涉谷君,让人看了便觉得很寂寞……”

涉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并不想附和她,但是也找不出反驳的借口。

可是桥本接着却说:“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吧?现在涉谷君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吧?”

看到涉谷惊讶的神色,桥本有些感慨地说:“那首歌……涉谷君在学园祭上唱的那首歌,很好听……其实这段时间以来,涉谷君都在一点一点改变着,也许你自己没有发觉,但是……真的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呢。变得……怎么说呢?变得‘更好了’。啊,只能想到这个说法呢……不过,确实是很好的变化。可以令涉谷君有这样的改变的人,一定就是喜欢涉谷君、同时也被涉谷君喜欢的人吧……”

……

和桥本分手的时候,女孩红着眼眶却还强颜欢笑,她对他说:“涉谷君,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真的……太好了。”

涉谷松开手掌,抚摸着指甲在掌心留下的痕迹。

“不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不论经过多长时间,不论你在不在我身边……”

涉谷突然发现,或许,自己从来都不是孤身一人。

从来都不是。

“喂!主——唱——大——人——!……喂!涉谷昴!”

“吵……吵死了……”

“哎呀!还敢嫌我吵?!……你给我——你给我起来!”

桥本一把掀开了涉谷的被子,让他整个瀑露在初冬的冷空气里。

“唔哇!好、好冷!”

“知道冷就赶紧起床!其他人都已经在排练室了,你身为主唱怎么可以偷懒!”

桥本嘴巴里唠唠叨叨,手底下也忙个不停,干脆利落地收拾好涉谷的吉他和随身物件,打定主意不给他留一点继续拖延的借口。

涉谷拉回被子,把眼睛前的刘海拂到耳朵后面,按着额角说:“……做了个令人怀念的梦。”

“这话你以前也说过吧……快点给我把衣服穿上!我先过去了,等下还有唱片公司的人要来约时间。你……赶快穿衣服!一小时之内要到排练室哦!”

“……知道啦!啰嗦的女人……”

涉谷慢慢腾腾地爬下床,一边洗漱一边回想清晨做到的那个梦。

又梦到以前的事情了。

说起来,都已经过去十年了呢……

谁也没有想到,小时候玩笑般组的乐队如今居然也有了发唱片正式出道的机会。更加想不到的是,当年那个对他说话都会脸红的姑娘在做了他们乐队的经纪人之后竟然变得如此彪悍又麻烦,简直让人抓狂!尤其是在和贝斯手交往以后,两个人凑到一起绝对攻击力加倍!

涉谷叼着牙刷“扑哧扑哧”地乐了几下,喷出的泡沫在阳光下面闪出七彩的颜色。

突然,涉谷注意到桌子上摆着一个红色的发卡,上面结着一朵似乎有点眼熟的蝴蝶结。

涉谷把发卡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小桥落下的吗?……这家伙,还不是要靠我帮她带过去……”

涉谷懒洋洋地走在街上,觉得肯定是赶不及在桥本规定的“一小时之内”赶到排练室了,于是索性便迟到个彻底吧!

路边商店的落地玻璃把阳光反身寸到他身上,让他觉得特别温暖。

他瞟了一眼自己映在玻璃上的影子,哎呀呀,真的是十年了呢……

个子长高了不少,当然,依然没有很高就是了……眼角的笑纹也变得更深了……头发,头发是不是该剪了呢?不然小桥又要罗嗦了……


二十四岁的涉谷仍旧保持着一张小小巧巧的娃娃脸,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时候也十分具有欺骗性。

可是这时候的他,无论如何也已经不再是那个穿上洋装就雌雄莫辩的少年了。很多事情都改变了,有些甚至已经面目全非……就如同他和泷泽走差的那个路口,以及彼此再也回不去的关系。

涉谷看着玻璃中的自己,摸摸下巴做出一个坏笑,兴之所至地把手里的红色发卡戴在了头上。

“啊哈!怪蜀黍嘛!”

涉谷吹了声口哨,正想再变换一个更加猥琐的表情,猛然间却看到一个像柏树一样修长的穿着燕尾服的身影从自己身后匆匆走过。

“啊……”

涉谷有些迷惑地回过头,那人却一副急着赶路的样子,很快地穿过人群,转过拐角。

但黑色的头发却好像一直留在涉谷眼前。那是一种令黑的更黑,白的更白的颜色。

涉谷急急忙忙地追过去,慌张地几乎将自己绊倒,他嘴里喊着:“等一下!等一下啊!……喂!”

高个子白皮肤的人应声回了下头,脚下的步子却没有丝毫停顿,扎着缎带的高礼帽下面倒是流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

于是,再长的岁月似乎都只是一瞬之间。




“等等我啊!兔子先生!”



FIN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