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的疯梓Yukiri

北极圈里瑟瑟发抖的沫梓Yukiri|啃粮号|日常舔文

【转载】 Subaru In Wonderland (九)

注意【口哨】

无授权转载文章 文章来源J.Aisa 论坛

因为被这篇文戳到了就想转过来Lof这

由于原作者发布文章时没有显示名称

因此欢迎原作者及知道的小伙伴私我

以上侵删 下面正文开始

(原作者虽说是羽毛 但觉得CP没差就打了双Tag 不妥删)

——————————————————————————

chapter 9

对涉谷而言,整个世界仅有两处存在,即Overland和Underland。


可是无论是“Over”还是“Under”,都是相对于另一处来说的。就好比如果没有“此处”就不会有“彼处”,同样的,若没有“彼处”,也就不存在“此处”。

当他开始意识到二者的存在为互相依存之时,他已经无法区分世界的分界。


比如在上体育课的时候,涉谷助跑后撑住鞍马腾空跃起,落下时却掉进了横山的怀抱;或者明明正在伯爵的院子里荡秋千,高高抛起以后却被甩进了干巴巴的算术课堂。

?

这类情况总是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出现,而且正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似乎Wonderland和现实世界的界限正在变得越来越模糊,如果说以前要通过一条长长的兔子洞才能够进人Wonderland的话,现在几乎一眨眼就可以走个来回。


虽然这种突如其来的转换变得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不规律,可是涉谷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困扰。硬要说的话,那就是他在某种程度上是希望能够永远留在Wonderland的。

只是这个愿望埋的太深、太根深蒂固,以至于一旦碰触就无论如何也要做出选择。

所以涉谷拼命回避这个念头,拼命让自己接受这种来来回回的双重生活,并且相信这种生活或许会一直持续下去。


学园祭眼瞅着就要到了,每个人都一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而这也意味着变装秀迫在眉睫。

为此泷泽甚至不顾刚和涉谷大吵一架,放下身段来找他确认最后的准备工作。

不得不说,那次会面非常微妙。两人都一副彬彬有礼的态度,但之前那么多年的亲密却似乎已经再也找不回来了。

面对两人之间这种公事公办的气氛,涉谷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还是会有些遗憾啊……


涉谷在学校的日子并不好过,不知何时开始,桥本的事情已经被传的沸沸扬扬,再加上变装秀的事情,涉谷简直成了众矢之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早已是家常便饭,当面给他难堪甚至聚众围堵都时有发生。

但是涉谷却已经不再抗拒这一切了,他很坦然地接受这一切,他相信事情总会有变好的那一天。

而且无论如何,总是会有人站在他这一边,只是那人已经不再是泷泽了。





在Wonderland,涉谷照样不得安生,这是因为——开庭在即。


于是一大票人便集体从大仓伯爵的城堡出发,浩浩荡荡地前往最高法庭,一路上吵吵闹闹麻烦不断。


涉谷骑在横山的脖子上,兴奋地大叫着“好高!好恐怖啊!”。

横山小心扶着涉谷的腿,还得时不时地提醒他:“哎哎,别捂我眼睛!……我看不见路了!”

而紫水晶国王就没那么高兴了。他为了迁就大家,不得不放弃了他来的时候乘坐的那辆南瓜马车,这让他心情郁卒进而B型人格爆发,有事没事就随手拍安田一巴掌,搞得小个子帽匠苦不堪言。

后来还是伯爵看不过眼,仗义出腿,一脚踹在国王后腰上,让他连翻了八个前滚翻,颜面风度一点儿不剩。

之后国王倒是再也不敢欺负帽匠了,但他转而开始和伯爵大眼瞪小眼,一对八重齿磨得咔咔作响火花四溅。

锦户亮和锦户亮则揪着柴郡丸子的颜色问题唠叨个不停。

一个说那是几年没洗的羊驼毛衣的颜色,另一个就说那是掉在地上被踩过两三回的鬼百合;一个改口说那是幼犬新生出的耳屎的颜色,另一个就紧跟着说那是他姨妈假牙上附着的茶垢色……两个人口沫横飞大放厥词,而且还比赛似的怎么恶心怎么说。

即便老好人如柴郡丸子也终于撑不住了,被气得几乎散了形月兑了相。

为了报复,最后他一个筋斗翻上去,不多会儿竟然拖了一朵蠢蠢欲动的积雨云回来,几条闪电探头探脑地想要往外蹿,偶然擦过国王嘴角的火星子,那真是一点就着!噼里啪啦地下了一场雷阵雨,把所有人都从头到脚淋了个透。


为了避雨,大家不得不临时拐了个弯,钻到一个又大又深的山洞里。洞里面有一只早早进人冬眠的斯迪亚克熊,正睡得鼾声震天,人事不知。


制帽匠紧着安抚已然气疯的柴郡丸子,兔子先生则横眉立眼地指着锦户兄弟的鼻子尖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双胞胎自知理亏,也不敢顶嘴,蔫头耷脑地摆出一副可怜相儿。


涉谷解下围兜,一使劲就“哗啦啦”地拧出一片小瀑布,跟着湿漉漉的秋海棠还游出几条小金鱼。涉谷看着小金鱼摇一摇尾巴钻进了泥土里,觉得十分新鲜有趣。

紫水晶国王看他觉得好玩,就一边说“看我的”,一边月兑下靴子反手一倒,居然扑扑楞楞地倒出两只鹌鹑来。炸了毛的鹌鹑一落地就立刻尖叫着逃走了。

涉谷被逗得哈哈大笑,简直上气不接下气。

伯爵嫌弃地瞟了一眼满脸得色的国王,一边给涉谷顺气,一边掏出手帕让他擦脸。

“涉谷君,以后长大了可千万表变成这样的大人啊……”

涉谷笑的浑身打_chan:“哈,呼呼……可、可是我觉得很不错啊……”

听了这话,国王立刻笑得志得意满。

可是涉谷接着又说:“啊,可是我长大以后确实不想变得像茄子国王一样……哈哈哈,不是啦……因为、因为你在伯爵面前就总是吃瘪嘛!而且明明是国王,却像个花花公子一样!总之就是……哎呀,乱七八糟的嘛!”

于是乱七八糟的国王越发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各种耍宝卖萌,让涉谷笑得停不下来。最后他捂着肚子瘫坐在地上,一边抹眼泪一边仍旧咯咯地笑个不停。


“真好……能来Wonderland,能遇到大家……真的……太好了。”


这时候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不约而同地看向涉谷,这让他有点不好意思。

可是他即使耳根都红透了、即使不能自已的把脸埋进斯迪亚克熊软乎乎热烘烘的大肚皮里,也还是一个劲儿地说着:“谢谢大家。”

横山走到他身边,不由分说地揪着他的耳朵让他抬起头来,然后涉谷便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家伙们一个个都在冲着他微笑,一个个都特别好看。

横山说:“你能来Wonderland,能遇到你,真的太好了。”


必须得说,那实在是一朵十分饱满的积雨云,一场大雨足足下了一整天。

因此当涉谷横山一行人连跑带颠儿地赶到最高法庭的时候,很明显的,他们已经严重迟到了。

不过最高法庭就是最高法庭,绝不为任何人改变既定的安排。所以即便是在原告和被告都还没出席的情况下,现场的各路人马也已经把气氛炒到了最高点。


双方的辩护律师正在就“牛奶布丁和鸡蛋布丁哪个更好吃”这个议题争论的脸红脖子粗,拍着桌子互不相让。

陪审团也明显分成了“鸡蛋派”和“牛奶派”,争吵的沸反盈天,甚至还有人为此大打出手。

一个脑门锃亮的赛车手信誓旦旦地说他全是靠了一天三顿的鸡蛋布丁才能够取得冠军。不过话音未落就立刻被对方阵营的女教师反驳说他根本就没有驾驶执照,只靠一个头盔就敢到处宣扬自己是赛车手,简直不知廉耻臭表脸。

一个梳着发髻的老婆婆指天誓日地说她这辈子就只吃过牛奶布丁,并且还不顾_chan_chan巍巍的腿脚,硬是拿着手里的拐杖坚持不懈地追打着一只渡鸦,那只渡鸦被逼得逃到吊灯上面,可还是不屈不挠地扯着嗓子大喊:“只有鸡蛋布丁才能叫布丁!”

……


整个场面混乱不堪,而坐在审判席后面的那个老法官——他和涉谷记忆中的样子一点不差——却已经仰着脸睡着了。他嘴巴张得大大的,口水直流到领子里,呼噜声可以比得上一头斯迪亚克熊。


涉谷僵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其他人却全都一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样子,甚至茄子国王已经撸起袖子加人了战局。


国王一个拐肘放倒了赛车手,揽着女教师的腰意气风发地喊道:“鸡蛋布丁万岁!”

话音未落便被女教师毫不含糊地抽了一记耳光。

于是国王捂着脸改口喊:“但是!……牛奶布丁万万岁!”


伯爵鄙夷地啐骂一句:“毫无立场!”

然后他便款款走上被告席,掏出一份展开后足有八英尺长的自诉书,清了清嗓子开始念道:“尊敬的法官大人,尊敬的陪审团。诚如各位所知,在Wonderland几百年的历史长河中,鸡蛋布丁一直都是最受民众追捧的甜……哎呀我操!”

他本来准备充分信心十足,只可惜刚开了个头就被老婆婆一拐杖扫倒,门牙磕在台阶上。

随着一句粗口,大仓伯爵终于也抛弃了他的绅士风度,转而开始地痞流氓式的攻击模式,仗着一双鸟腿那真是上八路下八路所向披靡无人能敌。


涉谷眼睛瞪得都快月兑窗了,身为陪审员却完全不了解当前形势,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亲友团。

锦户兄弟必然是靠不住的,他们碰到这样百年一遇的混乱场面,早已兴奋地涕泪横流;横山和柴郡丸子倒是纷纷表示目前形势对原告不利,可给的理由却是他们比较喜欢牛奶布丁;至于帽匠,他甚至已经厌倦了庭审,转而和邻座的大猫能玩起了九宫格。


万般无奈之下涉谷决定还是只能靠自己。他好容易瞅准一个空隙,大吼一声:“大家请听我说!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找到偷吃了紫水晶国王的布丁的真正犯人!”

下一瞬间最高法庭里就静的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得见,但是紧接着广大群众便纷纷表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涉谷顿时如丧考妣一蹶不振。


最后不知道谁扔了一个鱼罐头,正好砸中法官的鼻子,把他给惊醒了。法官扶了扶假发,睡眼朦胧地一敲小木槌,“当”的一声就把整个场面给控制住了。让涉谷好生佩服。

法官擦擦口水,指了指涉谷示意让他发言。

涉谷不敢再乱说话,踌躇良久之后才嗫嚅了一句:“我……那个,我不爱吃甜食……”

老法官一锤定音:“紫水晶国王状告大仓伯爵偷吃布丁不成立!涉谷君不爱吃甜食,我也不爱吃甜食。由此足以证明,没有人会不惜犯罪也要偷一个布丁!因此大仓伯爵偷窃罪名不成立!”

围观群众掌声雷动。涉谷目瞪口呆。


对于这样的审判结果,所有人都十二万分满意,纷纷称赞这果然不愧是将载人史册的重中之重的大事件。

就连败诉的茄子国王也一脸喜色,因为他和女教师在并肩作战的过程中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涉谷却觉得这一切就像一个期待已久的小说居然烂尾了,或者像是正在追的漫画连载被腰斩了……总之是一种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觉,极其难受。


横山安慰他说:“你仅有的两次发言都起到了关键作用,绝对够资格功成身退了。”

涉谷撅着嘴赖在兔子先生身上,还是有些不高兴。


这时候鸟腿伯爵为了庆祝胜诉,特意派人采购了大量的布丁请大家吃,还特别强调了是“让茄子国王耿耿于怀的梦幻布丁”。


涉谷自我安慰,也许没见识到期待中的高朝剧情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讲故事嘛,总是会在最动人心弦的时候戛然而止,这样不上不下才是最好的。

于是他兴致勃勃地打开一盒梦幻布丁,细致的气味却“嗖”地点燃了意想不到的记忆。

啊啊……这个味道曾经在什么地方闻到过呢。

涉谷歪着脖子苦苦思索,不经意间看到了人群中的兔子先生,然后他便想起来了……


那天,兔子先生牵着他的手带他迈上天空的那一天,他大笑着仰起脸,然后兔子先生便低下头向他微笑,卷曲的黑发落在他脸上,那时他说……他闻到了布丁的味道。


涉谷震惊地咬住下嘴唇,急急忙忙想找横山问清楚。可是人太多了,他挤不过去。

他只能远远地看到兔子先生隔着情绪高涨的人群向他微笑,就像最初一般。



这似乎便是涉谷对整个Wonderland的最后的记忆。


TBC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