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的疯梓Yukiri

北极圈里瑟瑟发抖的沫梓Yukiri|啃粮号|日常舔文

【转载】 Subaru In Wonderland (十)

注意【口哨】

无授权转载文章 文章来源J.Aisa 论坛

因为被这篇文戳到了就想转过来Lof这

由于原作者发布文章时没有显示名称

因此欢迎原作者及知道的小伙伴私我

以上侵删 下面正文开始

(原作者虽说是羽毛 但觉得CP没差就打了双Tag 不妥删)

——————————————————————————

chapter 10

涉谷再也没有去过Wonderland。

至今为止所有关于Wonderland的一切,都好像一个癫狂并且荒唐的梦。

涉谷经历了一场抽筋拔骨的洗礼,然后以一个半吊子的姿态,完结了。


他甚至还没能记起哪怕一点点关于兔子先生的过往,他们的相处就也变成了过往。


涉谷有时会试着回想,那到底是不是一个梦。

洋装,舞会,秋海棠,横山裕……那些到底是不是只是在万般绝望中生出的一场自我救赎的臆想。

很难回答。因为他害怕自己会不喜欢那个答案。




学园祭在大多数人的千呼万唤中终于来临了。

涉谷忍受着周围人的奚落,笨手笨脚地穿上妙子为他准备的裙子。

那是一件制作粗糙的廉价洋装,还有一双颜色一点也不搭配的鞋子。

涉谷穿上的时候简直有些怀念他那件可以拧出小金鱼的白色围兜,这让他很容易便忽略了那些怀有恶意的嘲笑。

可是当他走上舞台以后,就再也忽略不了了。因为他发现,整个变装秀根本就只有他一个男生参加。


涉谷麻木地跟在五六个扮成男孩子的女生后面走上舞台,耳朵里塞满了台下观众的起哄声和口哨声。他垂着眼睛,小心表踩到前面人的鞋子,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让台下的喧哗中又掺进了一些喝倒彩的声音。

“喂,涉谷!抬起头啊!你那张脸见不了人吗?”

“哈哈哈!你平时瞪人的时候不是挺有气势吗?没想到穿上裙子还挺像那么回事嘛!”

“涉谷!你当女孩比当男生有前途啊!很可爱啊!哇哈哈哈!”

“蠢死了!……”

……


涉谷皱皱眉,硬逼着自己抬起头,但就是不和任何人视线交接。他注意到旁边的女生们也在小声音地交头接耳,偶尔还会发出叽叽喳喳的嬉笑声。

这一切都让涉谷脊背发凉。他浑身僵硬地站在那里,冷汗顺着肋骨流下来,指尖扣进袖口的针脚里。

从来没有哪一个时刻像现在这样让他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万众瞩目,无依无靠。


涉谷无比想念Wonderland,那里有他的伙伴,那里不会为任何事情大惊小怪,那里可以只因为一个“理由”就得到一个“结果”,那里哪怕是一场荒唐至极的庭审也能够令所有人都满意。

很多很多无法想象的事情,只要通过一个兔子洞,就会变得理所当然。


这样子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不能一直这样呢?为什么不能一直这样呢!


涉谷发狠地扬起下巴,努力做出不可一世的样子。他以为这样就可以令自己不再害怕,甚至可以保护自己。

可是他的这种态度却更加激怒了一些人。


“哎,这样子干巴巴地站着有什么劲?不如——跳个舞吧!”

“哇!小林学长还是这么坏心眼儿!……”


涉谷隐约记得说话的人,是学生会里叫做“小林”的前辈,似乎经常和泷泽在一起。

果然,那人说完便捅了捅站在他身边的泷泽,示意他附合自己。泷泽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接话。于是小林又回过头去煽动其他人。

那些涉谷班上的小团体当然求之不得,立马高声呼应,嘻嘻哈哈地想把事情闹大。

最后整个现场便逐渐演变成整齐划一的“跳舞——跳舞——跳舞——”的口号声。


涉谷在无数张被放大扭曲的脸孔中间看见泷泽被小林揽着肩膀,随着人群挥舞拳头,脸上是几乎哭出来的笑容。涉谷跟着他一张一翕的口型默念着:“跳舞……跳舞……跳舞……”


耳朵里面嗡嗡作响,眼前的景象上下颠倒。涉谷多么希望下一刻会发现自己正身处Wonderland,而不再是这个令他迷茫痛苦的世界。

可是没有,通往仙境的兔子洞已经关闭了。他只能面色苍白地站在这里,独自面对这一切。


涉谷本能地想要冲下舞台,揪住泷泽的领子和他打一架。或者直接跑到什么人也找不到的地方躲起来,躲过这一整个冬季或许就可以盼来春暖花开。

可是他知道,如果他这样做了,那么在以后的时间里他都会再也看不起自己,再也无法堂堂正正地去面对每一个清晨。

然后当他意识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在唱歌。



洗澡水39度刚刚好,38度时太凉,40度时又太烫

你可千万要把握好

苦咖啡和热牛奶,70度的时候最可口

不信你去试一试,亲自尝尝才重要

?

丽塔得罪了小木匠

小木匠爱上了洋娃娃

晚上七点半,让我们约在红风车下见

只是千万别带玫瑰花,因为花粉会让我流眼泪

不如带一个烤蛋糕,里面的果仁甜又脆

?

如果你到了燃根街,一定要四处逛一逛

那里什么都买得到

亚瑟的宝剑,海伦的微笑

盒装的彩虹,晒干的希望,保质期长短都随你挑

还有可以握住幸福的手掌,以及蓄满悲伤的破碎心脏

?

其实这些都太平常,只有哥白尼的星星才最紧俏

因为太高又太远,就算爬上梯子也够不到

如果你真的想要,那就把一切全抛掉,哪怕犯罪也要拼命跳

拼命跳呀拼命跳

拼命跳呀拼命跳


……


这是他此时此刻唯一能想到的一首歌。

歌词像幻灯片一样出现在他眼前,而声音便像有自我意识一般地从喉咙里滑出来,它们拂过舌头,在牙齿上弹跳撞击,溢出嘴唇,回响在所有人的鼓膜上。


这是涉谷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唱歌,或者说,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唱歌”。

他把这首歌重复了好几遍,怪诞的歌词,却被他唱的那么令人怀念,以至于没有谁敢再发出一声嘲笑。


兔子先生的美丽心情。

涉谷看着天边的云彩卷成纠结的形状,他想起横山拉着他的手,他们一起跨过彩虹,横山的头发落在他脸上,他说他闻到了布丁的味道……

一瞬间,涉谷只感到脑袋里面轰然作响一片电闪雷鸣,强烈的感情夹杂着久远的的记忆席卷了他所有的思绪!

他终于找到了最后的那一片拼图,也许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段经历终于被填补完整。




六岁的涉谷哭花了脸,一个白的直反光的人叫住他:“小姑娘,你怎么啦?……哎呀,原来不是小姑娘啊。”

……

涉谷紧紧追在那人身后,口里叫着“等等我,等等我啊!”然后脚下一绊,掉进了兔子洞,也掉进了一场命中注定。

……

涉谷被那人稳稳地接在怀里,直愣愣地盯着他好看得不得了的微笑。那个人说,他叫横山裕。

……

涉谷和横山坐在树枝上,胡乱指使着漫天的星星排成各种滑稽的形状。

横山愉快地说:“昴,嘿呀!昴——是星星的意思呢!”

……

横山带着涉谷来到红桃皇后的花园,那里面种满了白玫瑰。横山说他讨厌玫瑰花,无论什么颜色的玫瑰花。说这话的时候他正不停地打喷嚏流眼泪,一双眼睛生生变成了粉红色。

涉谷在一旁哈哈大笑,指着他喊“兔子先生”。

……

横山带着涉谷走遍了Wonderland的边边角角,见识了所有稀奇古怪的人和事。

到他们不得不分别的时候,涉谷认真地对横山说:“我会回来找你的。”

横山笑着说:“好啊……如果你没来的话,那就换我去找你吧。”

……




兔子先生的美丽心情


其实这些都太平常,只有哥白尼的星星才最紧俏

因为太高又太远,就算爬上梯子也够不到

如果你真的想要,那就把一切全抛掉,哪怕犯罪也要拼命跳

拼命跳呀拼命跳

拼命跳呀拼命跳


这是一段太过隐晦的告白。

当时的涉谷还无法理解,那时他连自己的心情都无法理解,又怎么能够了解横山的心情。

可是现在他知道了,他想起了那段因为太过珍贵而被深藏心底的感情,也终于理解了他一直无法理解的事情。

他很抱歉没能按照约定去找兔子先生,可是兔子先生却终究是来找他了。


涉谷在眼泪冲出来的那一刹那飞快地跳下舞台,推开那些拥挤在一起的毫无意义的人群。他径直跑到学校后面的小山坡上,那里有一棵叶子正在慢慢变黄的树。

在一个阳光特别温暖的下午,横山曾在那棵树下面绊倒在他身上,然后拉着他再一次跳进了Wonderland。


涉谷扶着树干深深地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胸口剧烈的一起一伏传达出痛苦的情绪。

他感到眼睛酸涩,泪水不受控制地滚过他的下巴,滴在廉价的裙摆上。

他听见有什么东西正在骨节之中疯长,几乎要将他撑得支离破碎——这是一种绝对意义上的成长,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然后他开始奔跑,沿着印象中兔子先生拉着他的手跑过的方向一路奔去。

他越跑越快、越跑越快,期待着能够在沿途的哪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发现那个通往仙境的洞口。

他有太多的话想要对兔子先生说,有太多的疑问想要向他求证……想问他国王的布丁是不是他偷吃的,想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想问他可不可以永远永远在一起……


涉谷一直跑到满脸通红,泪水和汗水混杂在一起淌下来,可是仍旧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踩过的地方没有开出花朵,也没有惊起的蝴蝶欢笑着围出隧道,更没有踏着微风迈进天空里……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合乎逻辑符合常理,平乏得叫人绝望。

他终究还是无法回到Wonderland,终究还是无法回去找他的兔子先生。


涉谷扑倒在地上,把脸埋进潮湿的草根中间,痛哭失声。

至今为止所有关于Wonderland的一切,都好像一个癫狂并且荒唐的梦。

涉谷经历了一场抽筋拔骨的洗礼,然后以一个半吊子的姿态,完结了。


他甚至还没能记起哪怕一点点关于兔子先生的过往,他们的相处就也变成了过往。


涉谷有时会试着回想,那到底是不是一个梦。

洋装,舞会,秋海棠,横山裕……那些到底是不是只是在万般绝望中生出的一场自我救赎的臆想。

很难回答。因为他害怕自己会不喜欢那个答案。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