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的疯梓Yukiri

北极圈里瑟瑟发抖的沫梓Yukiri|啃粮号|日常舔文

【转载】Subaru In Wonderland (八)

注意【口哨】

无授权转载文章 文章来源J.Aisa 论坛

因为被这篇文戳到了就想转过来Lof这

由于原作者发布文章时没有显示名称

因此欢迎原作者及知道的小伙伴私我

以上侵删 下面正文开始

(原作者虽说是羽毛 但觉得CP没差就打了双Tag 不妥删)

——————————————————————————

chapter 8

涉谷和泷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地吵架了。起因是泷泽要求涉谷向桥本道歉。

“……就,干嘛要你替她出头啊?”

“这不是出不出头的问题!难道你认为你不应该道歉吗?”

涉谷皱着眉头不说话,泷泽以为他不愿意,于是激动地扳住他的肩膀说:“你……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现在整个一年级都在传的是‘我们俩’对桥本做了很过分的事情!‘我们俩’!懂了吗?”

涉谷还是不太明白,他说:“所以呢?”

泷泽气结:“所……好,好。这么说吧,马上就要举行学生会的换届选举了,你知道我要竞选学生会主席的,对吧?我已经做了那么多准备,付出了那么多努力!你不能让这一切都白费了!”

于是涉谷心中哪怕一点点想要道歉的念头都在瞬间被这句话打消了。

他厌恶地挣月兑掉泷泽抓着他肩膀的手,气愤地喊道:“你就为了这种事情和我翻脸吗?”

“什么叫‘这种事情’……”

“明明就是!说什么给桥本道歉,其实还不是为了你自己!”

泷泽也气得发抖:“讲讲道理好不好!这件事本身就是你的错!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你都该向桥本道歉!”

“我绝对不道歉!死都不道歉!……我、我原本很喜欢你的……叛徒……”


这或许是涉谷昴所能表达出的最热烈的告白,但紧跟着的却也是他最严重的指控。

涉谷是真的很喜欢泷泽,他也是真的觉得自己被泷泽背叛了。

泷泽为了某些他还无法理解的事情背叛了他。这令他悲愤交集却又找不到可以归罪的对象,胸口瘀滞的太多情感让他几欲号啕。但是即便如此,有一些话他仍旧无论如何都无法向泷泽说出口,于是挣扎到最后的结果就只有这一句用尽所有力气的“叛徒”。

泷泽沉默了很久,最后他用力闭了下眼睛,尽量平静地说:“我不愿意跟你吵架。我也不想伤害你。可是有一句话我必须要说……我们都不再是小孩子了,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大家都在往前走,走得慢的就会被留在后面……昴,这一次我等不了你了……”

……成长。

第二性征,发育早的人从十岁前后开始。

男性的身体会变得魁梧,个子长高。女性的身体则会变得更加丰满圆润。

男女的性别差异会变得非常明显。这是由于视丘下方,也就是脑的一部分所分泌的荷尔蒙导致的。

而后性器官也会渐渐发育……

老师!性器官是什么啊——?

啊哈哈哈,好蠢……

哈哈……

涉谷翘掉了生理课,反正他从来也听不懂。

他跑到学校后面的小山丘上,躺在和兔子先生相遇的那棵树下面无所事事。

说起来,这里也是和桥本相遇的地方呢。只是他已经不记得了。

涉谷呆呆地看着天空,脑子里想起桥本的样子。这个有着心形脸孔的女孩是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一个对他说“喜欢”的人。

桥本在信里写了和涉谷相遇的经过,她说涉谷君实在是一个态度恶劣的人;她说涉谷君的眼神总是凶巴巴的,但是却永远都会笔直地看着任何人,不闪躲,不回避;她说她看到涉谷君躺在太阳底下,脸被照成了奶油的颜色;她说她喜欢涉谷君。

涉谷一点一点回想着桥本的信,然后渐渐地,桥本的样子和涉谷自己的样子慢慢重叠在一起。

涉谷不知道女孩子和男孩子有什么区别,因此他也就不可能知道桥本对他的“喜欢”和他对泷泽的“喜欢”有什么不同。

有些事情他还无法理解。

然后他又想起泷泽。泷泽说:大家都在往前走,走得慢的就会被留在后面。

涉谷不是不明白,他也知道“被留在后面”意味着什么。只是这一路他走的太艰难,走到现在就已经遍体鳞伤。他不敢想象如果再往前走还会遇到什么、发生什么。

因此他闭上眼睛,用最大的真诚向着太阳许下愿望:“我表往前走。我要——留下,我要——回去……”

突然,涉谷感到照在脸上的阳光被什么东西遮去了,他睁开眼睛,在逆光中看到几个人的影子。

其中一个人对他说:“你就是涉谷昴吗?……对桥本做了那样的事情,那个家伙就是你吗?”

舞会第二天一早,当涉谷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所有人都注意到他左眼周围印了一圈淤青。

锦户亮和锦户亮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结结实实地八卦了好一阵。

柴郡丸子化成一股烟缠在涉谷肩头,忧郁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涉谷坚持说是起床的时候不小心碰的,只不过他阴沉的脸色一点也没有说服力,于是柴郡丸子更忧郁了。

之后鸟腿伯爵拿来了医药箱,不由分说地硬是掰着涉谷的脸给他套上了一个眼罩。

“哎呀!看起来很惹人怜爱呀!”

“哎呀!看起来很色情呀!”

这时候茄子国王走了进来,还是一副轻佻的模样,他一边伸懒腰一边大大咧咧地和涉谷打招呼:“小昴!早上好呀……呦嗬,这个眼罩很有联想空间哦。一夜不见,你就长成大人了呢!啊哈哈哈……”

涉谷直愣愣地盯着自己的脚尖,然后毫无征兆的,眼泪就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砸在他银木樨颜色的围兜上,把里面干燥的秋海棠浸得一塌糊涂。

“啊!……”茄子国王顿时大惊失色,晕头转向慌手慌脚,再也顾不上他风流贵公子的形象,抓耳挠腮地想要做点什么,也许只要能让涉谷把眼泪收回去,现在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讨厌死了!茄子国王把涉谷弄哭了!”

“真过分啊!茄子国王把昴弄哭了!”

“啊……不、不是……哎呀,抱、抱歉,昴、昴……”

兔子先生一进来就看见大家乱作一团,“你们在干什么呢……啊!是谁把昴弄哭了?!……啊!昴,你的眼睛怎么了?!”

紫水晶国王一脸菜色地试图解释:“不是……我只不过是想开、开个玩笑……”

“就是他把涉谷弄哭的!”

“昴就是被他弄哭的!”

横山立刻就要带着杀气扑上去,却被大仓伯爵凭借一双鸟腿抢了先。


于是整个场面就变成了这样:

传令官气红了眼睛一心只想结结实实地揍国王一顿,国王口沫横飞却词不达意地极力辩解,伯爵拦在中间左右为难,双胞胎在旁边煽风点火看热闹不嫌事儿大,陪审员站在一旁默默抽泣,一团橙色的烟飘在半空中面带忧郁。而上帝似乎认为还缺了点儿什么,于是制帽匠便顶着九顶帽子出现了,嘴里吆喝着:“腿儿!你定做的帽子我给你送过来了!……哎呦喂,你这儿好热闹!”

一阵兵荒马乱飞沙走石。

最后横山带着涉谷到卧室里去平复心情;紫水晶国王得了一对黑眼圈,还蔫头耷脑地挨了大仓伯爵一顿数落;安田缠着柴郡丸子一个劲儿地问出了啥事,可是柴郡丸子自己都还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只有锦户兄弟心满意足,面露微笑。

床的周围被垂下了厚厚的天鹅绒帐子,横山半靠在床头,左手支着下巴,右手擎着一本精装《Wonderland风俗典故集》。涉谷趴在他胸口上,鼻头仍旧红红的,但是已经不再哭了。

“冷静下来了吗?”

涉谷吸了吸鼻子,垂着眼睛小声说:“好可怕……”

“怕什么?”

“怕很多事情……身体里面,有粘糊糊的很脏很腥的东西出来了。内脏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血,肌禸,骨头,全都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每一个夜晚,前一天的我都被杀死。手腕和脚腕上被绑了绳子,拉的直直的,我拼命想逃跑,但却总是也逃不掉……根本逃不掉。每天早上在镜子里看到的,都是杀了前一天的我的凶手……”

说不下去了,涉谷只能跪坐在那里小声哭泣,抽抽噎噎地重复着:“请表嫌弃我……你表嫌弃我啊……”

兔子先生爱怜地注视着他,“把头抬起来,昴。”

涉谷_chan抖着抬起头,然后横山俯下身口勿了他湿漉漉的嘴角。

“八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有一丁点儿大小,两个膝盖永远都是脏兮兮的。虽然看上去是个可爱的小娃娃,但是只要一开口就能让所有人吓一跳。有时候很吵,有时候很安静,有时候很勇敢,有时候很胆小……”

涉谷把眼睛睁得大大的,横山抵着他的额头,两个人的睫毛交织在一起,任何一个眨眼的话都会摩擦出“唰唰唰”的声响。

“你没注意到吗?你呀,和八年前一模一样呢……虽然长高了不少,但在我看来仍然是个小不点儿。你常常语出惊人,永远不安分,有时候很吵,有时候很安静,有时候很勇敢,有时候很胆小……真的是……一点都没变呢。你所害怕的那些每一天每一天都在变化的东西,全部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而那些真正重要的,从来就都没有改变过。”

涉谷语气虚弱地说:“可是……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那些真正重要的,也变了呢?”

横山微笑着闭上眼睛,贴着涉谷的耳根对他说:“横山裕永远都是你的兔子先生,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不论经过多长时间,不论我是不是在你身边……我都是你的兔子先生。”

涉谷想起兔子先生曾经对他说,昴,表害怕,任何时候都表害怕。

于是涉谷决定不再害怕了。


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