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的疯梓Yukiri

北极圈里瑟瑟发抖的沫梓Yukiri|啃粮号|日常舔文

【转载】Subaru In Wonderland (四)

注意【口哨】

无授权转载文章 文章来源J.Aisa 论坛

因为被这篇文戳到了就想转过来Lof这

由于原作者发布文章时没有显示名称

因此欢迎原作者及知道的小伙伴私我

以上侵删 下面正文开始

(原作者虽说是羽毛 但觉得CP没差就打了双Tag 不妥删)

——————————————————————————

chapter 4

“……你干嘛这么兴奋?”

“哎呀,机会难得嘛!你自从上了小学以后就再也不肯穿裙子了,妈妈一直觉得很寂寞呢。”

“听你在扯……有哪个母亲会因为自己儿子不肯穿裙子而寂寞啊?”

“好啦好啦,再一下下哦……”

涉谷一直都不擅长拒绝泷泽,这次也一样。

于是在得知涉谷要参加学园祭的变装秀以后,妙子这些天来一直缠着他量尺寸选服装,玩得撒了欢儿。

看着身上层层叠叠的花边和蕾丝,涉谷觉得简直就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一样,那时候妙子最喜欢给他穿上各种裙子洋装,把他打扮得像洋娃娃一样。

其实涉谷本身对这些并不反感,或者说其实他对性别的认知一直都很模糊。

到最后还是因为被小泷嘲笑了才坚决不肯再穿女装。可要问他为什么男孩子就不可以穿裙子,他是回答不上来的。

涉谷被妙子摆弄来摆弄去,突然呆呆地问道:“八年前我……嗯,我六岁的时候,那时候发生过什么事吗?”

妙子嘴里咬着大头针,含混地说:“为什么问这个?”

“没什么……就随便问问……”

“唔……你六岁的时候……嘿,你六岁那一年可是相当过分呢。”

哎?!难道说……自己在八年前真的曾经到过Wonderland,曾经见过兔子先生??

“本来你那一年应该人小学的,可是当你得知泷泽君要等来年才会上小学以后你就不干了,说什么小泷不去你也不去。怎么劝都不行,最后更是大哭不止呢。”

“那、那后来呢?”涉谷感觉脸上发烫。

“后来没办法啊,只能让你等到第二年才和泷泽君一起人学。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你会晚上一年学啊?”

妙子积怨难平地瞪了涉谷一眼,而涉谷则窘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原来那一年发生过这样的事呢。

于是当天晚上涉谷便做了一个内容庞杂过程混乱的梦。

梦里面的涉谷昴身材特别矮小,他穿着小裙子抱着泰迪熊一边跑一边哭,突然就被人叫住了,他揉着眼睛回过头,看到一大片温暖的阳光。

……

后来他栽进了一个兔子洞,掉下去的时候却被一个怀抱稳稳的接住了。

……

然后梦里面特别矮小的涉谷和同样矮小的安田先生一块儿喝茶,同席的那只睡鼠把糖浆洒得到处都是,所以安田先生就用硬礼帽狠狠地教训了他。

……

再后来涉谷突然变得很高很高,比树还要高,比城堡的围墙还要高,于是他就越过围墙看见了满满一园子白玫瑰,还有一整套扑克牌正拿着刷子和油漆桶拼命想把每朵花都涂成红色。

这事儿实在是太傻了,涉谷心想。

有人正好跟他想的一样,他听到那人大喊着:“这事儿实在是太傻了!居然把我要的红玫瑰种成了白玫瑰!一定要砍掉他的头!砍掉他的头!”

涉谷大吃一惊,这可不行!

他刚一这么想,下一刻他就发现自己坐在了法庭里,又变回了小小的样子。

这可是他第一次上法庭,可是他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神气活现地站在所有人面前义正言辞地替扑克牌辩护……辩护的过程实在是太繁琐了,连涉谷自己都说了前面忘了后面,就更别提那个老得要命的法官了。

最后法官一锤定音,判决扑克牌无罪释放,判决理由是:洗澡水39度刚刚好,38度时太凉,40度时又太烫。

涉谷暗自觉得这个判决比扑克牌涂玫瑰这件事还要傻,可是却又刚好傻到大家都可以接受的程度。

于是判决就生效了。除了那个要砍人脑袋的红桃皇后,其他人都很开心。

……

在这个梦的结尾,涉谷踩在一双穿着皮鞋的脚背上,随着那双脚的步伐翩翩起舞,笑的一脸灿烂。

……

兔子先生的新帽子是一顶缀着黑色绸带的高礼帽。涉谷注意到这顶帽子的尺寸简直是刚刚好,不大也不小。

横山非常满意,马上就把新帽子戴在了他蓬松的卷发上。

然后他支付给安田八个银币外加一口闪闪发亮的铝锅。

“这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这是一笔不错的交易。”

分别之前,制帽匠拿出一枚发卡说要送给涉谷。那枚发卡上有一朵十分招摇的红色蝴蝶结。

安田告诉他,只要戴上这个就可以彻底解决长头发挡住眼睛的烦恼。

涉谷满怀感激地收下来,然后突然就被安田亲了脸颊,涉谷还在犹豫是不是也要亲亲安田先生的脸颊作为回礼,但却马上就被兔子先生拉走了。

告别了制帽匠以后,涉谷跟着兔子先生走进一片热乎乎黄澄澄的沙漠。

根据兔子先生的说法,他们只要一直往西走,很快就可以到达最高法庭。

涉谷跟横山说他想起八年前的事了,?也记得出席最高法庭的情景。

而他没说的是,其实就只有关于兔子先生的那一部分好像彻底被关起来了一样,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

涉谷怕兔子先生伤心,就没有告诉他。毫不知情的横山大受鼓舞,一路上都兴致奇高,走着走着居然还唱起歌来。

洗澡水39度刚刚好,38度时太凉,40度时又太烫

你可千万要把握好

苦咖啡和热牛奶,70度的时候最可口

不信你去试一试,亲自尝尝才重要

丽塔得罪了小木匠

小木匠爱上了洋娃娃

晚上七点半,让我们约在红风车下见

只是千万别带玫瑰花,因为花粉会让我流眼泪

不如带一个烤蛋糕,里面的果仁甜又脆

如果你到了燃根街,一定要四处逛一逛

那里什么都买得到

亚瑟的宝剑,海伦的微笑

盒装的彩虹,晒干的希望,保质期长短都随你挑

还有可以握住幸福的手掌,以及蓄满悲伤的破碎心脏

其实这些都太平常,只有哥白尼的星星才最紧俏

因为太高又太远,就算爬上梯子也够不到

如果你真的想要,那就把一切全抛掉,哪怕犯罪也要拼命跳

拼命跳呀拼命跳

拼命跳呀拼命跳

唱到最后几句的时候横山忍不住真的跳了几跳,结果扬了涉谷一脸沙子。

涉谷一边咳嗽一边止不住地哈哈大笑:“好奇怪的歌哦!真好玩儿!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横山摘下白手套,用比白手套还白的手指抹去涉谷脸上的沙粒儿。

“这首歌么,名字叫做……叫什么来着?啊,对了——‘兔子先生的美丽心情’。这是Wonderland的传统民谣,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唱这首歌。”

“噗——哈哈哈!什么啊,根本就是你胡乱编造的吧,哪里有这么奇怪的歌!”

横山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伸出食指顶了顶他新帽子的硬帽檐,好露出眼睛四处张望。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指着远处的一座小沙丘高兴地说:“快看!昴,快看那儿!”

涉谷抻直了脖子朝他手指的地方看过去,可是眼睛都瞪疼了也还是只看得到一座小沙丘。

“哎,表只是盯着,你顺——着看。”

涉谷不明白什么叫“顺——着看”,但是马上他就顾不得纠结了,因为那座沙丘突然以一种奇怪的频率抖动起来,还越抖越剧烈。

涉谷再仔细一看,好嘛,哪里是抖动,根本就是向着他们冲过来了!

他紧张地躲到兔子先生身后,揪着他燕尾服的下摆不敢撒手。兔子先生倒是非常期待地挥着手喊:“这里这里!”

于是沙丘移动的更快了。

直到那座沙丘“轰隆隆”地冲到他们跟前儿,涉谷才看清它的真面目——那根本不是什么小沙丘,而是一头巨大的鲸鱼!

鲸鱼横冲直撞地在他们身旁停下来,扬起的沙子简直铺天盖地,个子比较矮的涉谷几乎都要被埋起来了。

横山幸灾乐祸地一边笑一边把他挖出来,然后抱着他爬到鲸鱼的背上。

“这是沙漠计程车,很少见的。因为这家伙太懒了,大多数时候都躲在沙子里睡觉,心情好的时候才会跑出来拉拉客兜兜风。”

横山掏掏口袋,翻出一卷卫生纸和一本雪莱的诗集,他把这些东西全都丢进鲸鱼背上的喷气孔里。

鲸鱼转了转他桌子一样的大眼睛,突然“噗”的一下又把诗集喷了出来。横山眼明手快地一把抓住,非常遗憾地摇了摇头。

“你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可是鲸鱼似乎就是不买账,于是横山只能把雪莱重新收好,另外付给它一面小镜子外加三颗青核桃,这才让它心甘情愿地向最高法庭驶去。

鲸鱼计程车在沙海中翻腾跳跃、潜下去又冲出来,沿途溅起的金色“浪花”在太阳底下发出刺眼的光芒。

涉谷觉得此时此刻自己就是一个所向披靡的骑士,身骑白马,头戴金冠,带着他的公主一路前行。

于是他情不自禁地挥动手臂,做出披荆斩棘的动作,大声呼喝着:“冲啊!!!”

横山一脸宠溺地坐在他身后,尽职地扮演着被保护的角色,任由涉谷为他杀死拦路的巨龙、作恶的妖怪,识破继母的阴谋和女巫的诡计,带着他冲破危难险阻,越过高山河川,陪着他经历风霜岁月,一起走过沧海桑田……直至抵达那个叫作“从此以后永远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永恒结局。

可是,本该按照既定剧本讲述的故事却突然偏离了轨道。

骑士和公主遭到了意料之外的强劲攻击!

他们身下的白马好像受到了来自未知敌人的重创,毫无预警地扭动挣扎起来,伴随着痛苦的嘶鸣,它扬起前蹄做了一个太过夸张的跳跃。

涉谷趴在鲸鱼背上,看见鲸鱼挥起的胸鳍上面赫然夹着一只大螃蟹!

出现了!专搞偷袭的卑鄙小人!

涉谷回过头想把螃蟹指给兔子先生看。但就在此时,那头愚蠢的鲸鱼打了一个近似于抽搐的趔趄,毫无防备的兔子先生就这样被高高地抛起——远远地甩开。

涉谷伸长手臂想拉住他,可是却只抓到一把干燥的沙子。

“兔子先生!兔子先生!”

横山一边往下掉,一边远远地冲涉谷喊:“表害怕!昴!什么时候都表害怕!我会去找你!我一定会去找你!……”

一阵风沙走石兵荒马乱,然后涉谷就再也看不到他的公主了。

涉谷使劲拍打着鲸鱼的背,拼命想让它停下来。

可是鲸鱼又痛又惊,早就已经慌不择路。它带着涉谷一口气穿过沙漠,穿过草场,穿过雪原,穿过丘陵……直到最后“扑通”一声跳进了大海里。

其实大螃蟹老早就被甩掉了,只可惜这是一头太过娇气的鲸鱼,所以才连累涉谷落到这样的境地。

涉谷浑身湿透地爬上海滩,看见鲸鱼甩着尾巴游进夕阳里。

他又冷又害怕,而且一想到兔子先生心里就难过的要命。

“希望兔子先生表受伤才好……”


兔子先生说会来找他,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兔子先生又怎么能找得到他呢。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