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的疯梓Yukiri

北极圈里瑟瑟发抖的沫梓Yukiri|啃粮号|日常舔文

【转载】 Subaru In Wonderland (三)

注意【口哨】

无授权转载文章 文章来源J.Aisa 论坛

因为被这篇文戳到了就想转过来Lof这

由于原作者发布文章时没有显示名称

因此欢迎原作者及知道的小伙伴私我

以上侵删 下面正文开始

(原作者虽说是羽毛 但觉得CP没差就打了双Tag 不妥删)

——————————————————————————

chapter 3

“好——疼!”

“涉谷君,请问刚才我讲到哪里?”

涉谷迷迷糊糊地站起来,被粉笔头打中的脑门上有一小块白印子。他茫然地翻着手里的课本,这令玛姬夫人变得越来越生气,而其他学生也开始交头接耳,对着他指指点点。

然后……然后他就被赶出教室了。

用玛姬夫人的话说,“这样的学生简直就是灾难!”

“你的腰围才是灾难……”

涉谷靠在喷水池后面的石阶上,有些愤愤不平也有些沮丧。

今天早上被妙子赶来学校的时候他还认真想着要怎样向泷泽道歉,可没想到泷泽一见到他就不停地跟他说对不起。愣愣地听了好几分钟他才明白过来,原来昨天晚上泷泽最后还是和学生会的人一起去聚餐了。原来……原来小泷压根就没有去找过自己。

认清这个现实让涉谷一整天都无精打采昏昏沉沉,上德语课的时候便终于撑不住睡着了。

倒是又做了有趣的梦呢。最近好像经常会做到同一个梦,梦里有一个皮肤很白个子很高的男人,他有点吵有点罗嗦,可是笑起来特别好看。

涉谷想着想着就有点分不清了,究竟哪一个才是现实呢,会不会现在也是在做梦呢?

他伸出脚在旁边的草坪上踩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发生。

“啧,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涉谷抱住头,脸悄悄地红了。

放学以后泷泽跑过来找涉谷,他总是知道涉谷会躲在哪里。

“昴,听我说!下个月的学园祭要举办变装秀呢!”

“……变装秀?什么意思?”

“就是男生扮成女生,女生扮成男生呗!”

“……无聊。”

“啊啊,表这么说嘛!这是我们昨天讨论到很晚才想出来的点子。一定会大受欢迎的!”

“所以呢,难道你打算参加?”涉谷含着笑调侃他。

“噗,怎么可能,我是工作人员哎。……不过,不过……”泷泽扣着脚下的泥土,声音越来越小。

“嗯?你说什么?哎,你这样我听不清啦。”

“那、那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哦……”

“你很烦耶!”

“好啦好啦,其实就是……学园祭的变装秀,我帮你报名了……”

“什么?!……哎呦!好痛!”

涉谷瞪着眼睛就想跳起来,结果一下子撞到了喷水池的台子。

泷泽赶紧伸手过来给他揉脑袋,“说好了不生气的嘛……而且、而且你这么可爱,穿女装一定很好看的。学生会的人都对你有印象,所以我一说他们就全都非常期待呢……”

泷泽的语气有点心虚,涉谷便抿着嘴不说话。

“在那些人眼里,我明明就只是个一脸怨气的小矮子。他们只不过是想看我的笑话罢了。”

涉谷这样想着。只是在面对泷泽的时候,有些话却是他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

看着眼前喋喋不休的泷泽,涉谷突然就很想念兔子先生,很想念Wonderland。

“……就,你表一直戳他!”

“是哦!你要我想办法把他弄醒,现在又在嫌东嫌西!”

“问题是,你这样根本不管用嘛……”

“……唔,好、好疼啊……”

涉谷紧紧闭着眼睛,觉得自己的脑袋好像被谁重重敲了一棒,疼得死去活来。

“你看!他醒了!明明就很管用!”

“别吵!……昴,昴……听得到我说话吗?”

涉谷艰难地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兔子先生正满脸担忧地望着他,于是顿时觉得有无限委屈一齐涌上来,然后嘴巴一瘪,居然就这么哭出来了。


“呜呜呜……”涉谷从来也不会放声大哭,他只会把抽泣哽咽都憋在嗓子眼儿里,这样反而显得更加可怜。

横山裕一副被吓坏了的表情,手忙脚乱地把涉谷搂进怀里,笨拙地拍着他的背脊。

“怎么啦?很疼吗?头很疼吗?……疯帽子!你这个大话精!‘只是肿了一个包’而已……而已个屁!他明明就疼得不得了!你刚才还一直戳他!……昴,表哭了好不好?昴,告诉我哪里痛啊……”

涉谷抽抽噎噎地偏过头,从捂着脸的指缝中间看见一个头上戴了整整八顶帽子的男人正一脸不满地站在旁边,嘴里小声嘟囔着“过河拆桥”“忘恩负义”“卸磨杀驴”……什么的。

涉谷一下子就觉得特别不好意思。竟然在陌生人面前哭了……

他赶紧推开横山坐起来,双手拼命地揉着眼睛,小声说:“没事了,我已经不疼了……”

横山还是不放心,板着涉谷的脖子去看他的头顶,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都怪我!都怪我没有及时拉住你才会让你摔下来的!都怪我啊!……让我看看……唔哇!好大一个包啊!疯帽子你快过来看看!”

“我是制帽匠,又不是医生,让我看干什么。倒是你们,把我的下午茶都搅和了!”

说完他就理也不理横山,摇摇摆摆地走回那张摆满了点心和红茶的长桌旁边,一屁股坐了下去,这动作让他头上的那八顶帽子十分危险地摇晃了好一阵子。

涉谷抽抽鼻子闻到红茶甜甜的味道,肚子就“咕噜”叫了一声。于是他的脸更红了。

横山倒是善解人意地笑了,直接把涉谷抱起来,毫不客气地坐到疯帽匠旁边,自把自为地给涉谷挑了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

“一颗,再来一颗……加两颗糖对吧?”

涉谷不知如何是好,胆怯地瞅了瞅疯帽匠,看到他只是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角,这才放心地捧过那杯茶一口气喝掉了。

“谢谢您的款待,疯帽匠……”

“噗!”

“噗!”

横山和疯帽匠一起喷出来,只不过一个是笑的,另一个是气的。

疯帽匠气急败坏地站到椅子上跳着脚,头上的帽子稀里哗啦地落了一地,“不许叫我疯帽匠!谁告诉你我叫疯帽匠了?!一定是横山这个小人!就只会招摇撞骗!恶意中伤!……”

涉谷吓得缩在横山怀里不知所措,横山倒是笑得气也喘不过来。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哎呀呀,只是个玩笑而已,小安你表这么认真嘛。再说了,昴根本一点恶意也没有的呀。”

“他没有你有!笑面虎白眼狼!每次都专挑懵懂无知的幼崽来灌输无礼的思想!我以后都应该禁止你参加我的茶会!……”

过了好一会儿,直到疯……不对……直到安田再也想不出新词儿的时候才气喘吁吁的住了口。他恶狠狠地瞪了横山一眼,然后不情不愿地趴到地上把自己的帽子一顶一顶地捡起来。

涉谷见状急忙从横山的膝盖上跳下来帮他一起捡。

把掸干净的帽子交到安田手上的时候,安田居然一脸感动,热泪盈眶地说:“小昴你真是个好孩子,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哎?”

“呵呵,这家伙就是这样,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其实人很好的。”

“你住嘴!我没有在跟你讲话!”

话是这么说,但是当安田把帽子重新摇摇欲坠地戴好以后,他好像就已经跟横山和好了。

果然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涉谷在心里默默感叹。

“唔,你们要参加庭审么?那么时间确实非常紧张啊,何况你们还绕了远路……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一名绅士怎么能没有一顶帽子呢。”

“就是如此。”横山说着还用白手套在膝盖上拍了一下。

“等、等一下!什么庭审?你从没跟我提起过!”

“我没有吗?……哦,好像确实没有呢……怎么说呢?绝大多数时间里你都在忙着睡觉,和昏迷……我是说,我没机会告诉你啊。”

“那么现在、立刻、马上告诉我!”涉谷挥舞着手里的银汤匙,对横山居然隐瞒了这么关键的事情感到义愤填膺。

“当然当然,我会告诉你的……用不着这么急躁嘛……”横山从口袋里抽出一条手帕,帮涉谷擦掉被甩在鼻子尖儿上的果酱,“不过嘛,我得先打发小安去做我的帽子。”

闻言,安田立刻职业天性爆发,两腿一蹬站到椅子上,掰过横山的脖子用双手圈住他的头,比了一个圆出来。

“于是这就够了!”

他_chan_chan巍巍地跳下椅子,比着横山的尺寸往工作间跑去。

涉谷十分怀疑这样做出来的帽子究竟会不会合适。不过毕竟安田才是专业人士,所以他也不敢多揷嘴。

“现在可以告诉我关于庭审的事了吧!”

“哎呀呀……这孩子真是一刻也不肯放过我呢。”

白皮肤的人做出一个苦笑,但还是温柔地牵起涉谷的手,满足了他的愿望。

说起来这可真是一件大事呢,毕竟这件事情同时牵扯到了Wonderland的两大权力者。

一个呢,就是现在的国王——紫水晶国王,当然了,更普遍的叫法是茄子国王。而另一个,就是大仓伯爵,也就是鸟腿伯爵,你知道,这个称呼要顺口的多。

虽然表面上看,鸟腿伯爵是茄子国王的臣子,但实际上鸟腿伯爵却掌握着整个Wonderland的经济命脉,似乎比国王还要更有实权。所以啊,说这两个人分庭抗礼也不为过咯。

其实他们俩以前也吵过好多次架,可这次居然闹到要对簿公堂的程度,这才真是世所罕见。怪不得要举国沸腾了,所有人都准备在庭审那天去现场围观呢。

由此你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件多么重大的事情,简直就是重中之重。

而这件重中之重的事情的起因——是一盒布丁。……

一盒布丁?

对,一盒布丁……哎,你表打断我呀……我说到哪了?

一盒布丁。

啊,是了,一盒布丁。

据说茄子国王有一天出宫逛街的时候买回来一盒布丁,一盒梦幻布丁,有着梦中才有的美味。

国王对那盒布丁可以说是满心期待。而他从小接受的教育是:洗一个澡可以让布丁更可口。于是他就将布丁放在桌子上,先去洗了一个澡。

可是,当他甩着哈喇子欢天喜地回来以后,却发现……你猜他发现什么了?

布丁不见了!

一点没错!布丁不见了!

茄子国王简直是大发雷霆,当场就砸烂了十几个茄子!你说那场面得多吓人。

而当时在皇宫里的除了茄子国王和一群侍者以外,就只有来串门的鸟腿伯爵一个人而已。茄子国王认为侍者是没有胆量偷吃国王的布丁的,因此犯人就只可能是鸟腿伯爵了!可是鸟腿伯爵却严正否认这项指控,还反过来指责国王黑白不分血口喷人!他们就这样你来我往越吵越凶。

由于双方各不相让,所以,最高法庭终于在八年之后又再一次开始运作了!真是祖上积德,我有幸将亲眼见证这终会被载人史册的一刻。

至于你——则更是命中注定地将成为历史不可忽略的一部分!

涉谷听得目瞪口呆。

“什、什么叫‘历史不可忽略的一部分’?”

横山一把将涉谷抱起来高举过头顶,兴奋地直嚷嚷:“你是陪审员啊!陪审员!难道还会有比这更激动人心的事情吗?!”

“哎?!怎么可能?为什么我是陪审员!我根本就什么也不懂!”

“说什么傻话,八年前最高法庭第一次开庭的时候你就是以陪审员的身份出席的啊!当年那个案子结的真漂亮!说起来那还全是你的功劳呢!就是因为这样,我这次才能遵从广大民众的意愿,专门去接你回来啊!”

“哇!”

横山越说越兴奋,最后更是情不自禁地抱着涉谷转起圈来。涉谷被抛得忽上忽下晕头转向,旋转中他看到兔子先生笑得那么开心,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更加开心一百倍。

所以虽然对他口中的那次庭审没有一丁点儿记忆,涉谷还是和兔子先生一起笑了。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