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的疯梓Yukiri

北极圈里瑟瑟发抖的沫梓Yukiri|啃粮号|日常舔文

【转载】Subaru In Wonderland (二)

注意【口哨】

无授权转载文章 文章来源J.Aisa 论坛

因为被这篇文戳到了就想转过来Lof这

由于原作者发布文章时没有显示名称

因此欢迎原作者及知道的小伙伴私我

以上侵删 下面正文开始

(原作者虽说是羽毛 但觉得CP没差就打了双Tag 不妥删)

——————————————————————————

chapter 2

“阿——阿——阿嚏!”

涉谷被自己的一个喷嚏惊醒了,这时他才注意到原来那个温暖的太阳早就懒洋洋地靠在在地平线上好久了。

他挠了挠鼻子,四处环顾了一阵。

果然,什么也没有呢……只不过是做了一个梦而已呢……

他觉得有点失望。毕竟那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梦,兔子先生,也算是个很有趣的人。

“啊,糟糕!已经这么迟了!”

现在可不是想什么兔子先生的时候……涉谷一骨碌爬起来,顾不得沾的身上到处都是的草叶,便急急忙忙地往学校跑去。

该死!怎么会睡的这么晚!要是小泷以为我自己先走了怎么办?……讨厌死了!明明最讨厌不遵守约定了!

跑过学校门前的那座拱形门洞的时候,涉谷心想,自己现在简直就和那个莫名其妙的兔子先生一模一样,又吵又匆忙。

这个联想让他几乎忍不住微笑起来。

远远地看到从学生会办公室门缝下面漏出来的灯光,涉谷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工作还没有结束的样子。于是这才气喘吁吁地放慢了脚步。

那么,涉谷暗自考虑了一下,那么我就在门口等好了。

他走到办公室门边,听到里面传出泷泽和平时不一样的公式化语气,觉得又陌生又好笑。

……

“结束以后去聚餐吧!”

“赞成!”

“啊……我不行呢。”

“小泷又要一个人月兑队了吗?小林学长你也说说他啊。”

“不是啦,今天已经和朋友约好要帮他庆祝生日了……”

“哪个朋友?叫他一起来就好啦。”

“这个好像有点……”

“啊!是不是那个总是跟在你后面一脸怒气的小矮子?”

“哈哈哈,小林学长好坏哦,居然说人家是矮子。”

“嗯……他叫涉谷。”

“哎?真的是他啊!那千万表叫他一起来哦,跟那种阴沉沉的人一起吃饭,太影响心情啦!”

“不过小泷你也真是的,怎么会和那种家伙混在一起啊?很奇怪的组合呢。”

“别乱说,明明就是那个叫什么涉谷的一直缠着小泷而已。小泷应该也很烦恼吧?”

“哎?这个……”

“哈!这样算哪门子朋友啊,只是跟班而已吧?跟班,跟班啦!”

“哈哈哈哈,小林学长嘴巴好毒哦,以后都不敢得罪你了……”

“哈哈哈……”

……

涉谷背靠着那扇门,觉得门后的那个世界比所谓的Wonderland更加遥远、更加虚幻。

说起来……小泷完全没有帮他辩解呢,他就只是迎合着和那些人一起笑……

涉谷离开的时候,尽量做到小心翼翼的不发出一点声音。

他觉得自己刚刚好像无意中撞破了泷泽某些不体面的秘密,而以他的观点来看,这样子不顾朋友情面地揭露人家阴暗面的自己才是最该被指责那一个。

这种时候他实在没办法面对泷泽,也不想让泷泽觉得他是偷听别人谈话的卑鄙小人,于是他就一个人跑走了。

回到家以后他直接跑进卧室把自己反锁起来。

他听见父母一前一后走到门口,在门外难掩担忧地小声交谈了几句。然后妙子迟疑地敲了敲门:“昴,今天和小泷玩的开心吗?”

涉谷紧紧捂住耳朵缩进被子里,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片刻之后,等不到回答的妙子轻轻叹了口气:“唉……真是个别扭的孩子呢……”

涉谷顿时觉得特别难过,难过到眼泪都顺着鼻子流下来。

这真是世界上最差劲的十四岁生日。

即将睡着的时候,涉谷想,要是可以再梦到兔子先生就好了。

“昴,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昴,醒一醒啊……”

“……吵死了。”

涉谷不高兴地睁开眼睛,大喜过望地发现自己正趴在兔子先生的背上。

“哎??”

他赶紧抬起头向四处张望,他们正走在一片翠绿色的草地上。而兔子先生背着他,每走过一步,就会在身后留下一片脚印形状的花朵。

他果然又回到了Wonderland!

“……还嫌我吵,你一边睡觉一边都把眼泪流进我的脖子里了,我当然要叫醒你啊。”

涉谷摸摸自己的脸,果然摸到一手冰凉。

啊啊,是这样啊,原来那才是梦啊……自己竟然做了一个那么令人伤心的梦呢。

“放我下来,我要自己走。”

“是是是,我的大小姐。”

“……表乱讲话!”

涉谷在草地上试探着走了几步,然后立刻趴在自己的脚印旁边仔细观察。

他看到那些被踩过的小草一边发出细小的呻喑一边挣扎着挺直被压弯的身体,而与此同时——花朵就开放了。

“他们好像全都很疼的样子。”涉谷有点不忍心。

“没关系。成长总是不可避免的会伴随着疼痛,但是也只有经历过这些,他们才可以开出花朵。”

横山弯下身子把涉谷拦腰抱起来,小心摘掉他洋装上的每一根草叶。

“那么……会不会有人没能熬过那些痛苦,也没能开花,最后就只是……只是被痛死了呢?”

横山看了他一眼,依然保持着波澜不惊的语气:“当然有啊,那些人很可怜。不过……也就只是可怜而已。我啊,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了。”

横山抚平涉谷裙子上的最后一道褶皱,突然坏笑着抬起头,飞快地亲了亲涉谷隐隐有些难过的脸,让他吓了一大跳。

“哈——哈哈哈!还是很容易就会害羞呢!跟当年一模一样。不过,那时候的昴可不会像现在这样动不动就板着脸,反而会经常笑呢。”

“你……你吵死了!”

涉谷用手背胡乱擦着被亲过的地方,因为太用力而蹭出来一小块红红的痕迹。

“好了好了,再擦下去就要破了……说回来,因为你太贪睡,我们可耽误了不少时间。如果你现在精神足够好了的话,我们就要加快速度咯。”

横山伸出左手牵住涉谷,右手则轻轻扶着他的后腰。

“我们要去哪里?”涉谷仰着脸问道。

“咳咳,你知道,作为一名绅士,我实在是非——常需要一顶帽子……所以,我们必须改变行程,先去拜访一下——疯帽匠——!”

最后一个字说出口的瞬间,兔子先生的右手微微用力,把涉谷向前推了一把,然后在他倒抽一口气的惊呼声中牵着他迈上那些无形的台阶,向着天空Deep大步走去。


“唔哇!”?

涉谷看着悬空的脚下越来越遥远的景色,觉得非常害怕,他甚至想要紧紧拽住横山的衣襟跳到他怀里。

可是横山却故意贴到涉谷背后,一左一右地高高牵起他的双手,嘴里高喊着:“别害怕!抬起头看前面!跟着我的节奏!一,二,一,二,一,二……这就对了!做的好——极啦!”

随着兔子先生的口号,涉谷也渐渐忘了害怕,脚下的步子也越走越好、越走越快。最后他们两人甚至就像在跳一曲欢快的舞蹈,旋转蹁跹着穿行在云彩的缝隙间。原来一切都已经足够游刃有余。


一排南飞的大雁途径他们身边,涉谷甚至伸出手指就可以碰到它们姜黄色的嘴。

还有三三两两的海豚在云海中翻滚跳跃,发出的刺耳鸣叫就像是一种失去控制的疯狂大笑。它们衔住流星的尾巴,互相追逐着彼此,在蓝天白云上划出一道道璀璨的痕迹。

涉谷惊奇地看着这一切。他从来也没有想过,原来在云彩上面、在这些被挡住被忽略的地方,竟然还有这么多令人欢快的事情!

当兔子先生带着他连续两个小步跳,然后跨越过一道特别宽的彩虹的时候,涉谷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他笑得特别开心,连眼角都被挤出了两丛深深的纹线。他仰起因为兴奋而变的通红的脸,兔子先生也低下头向他微笑。

横山卷曲的黑发落在涉谷脸上,涉谷说他闻到了布丁的味道。

旅途的后半程里他们遇到了一只好胜的风筝。这使得情况急转直下。

那只风筝完全无法忍受有其他人跑在他前面,于是他就和涉谷横山较上了劲,一直拼命跟在旁边,企图找机会超过他们。

那家伙甩着用两条丝带做成的长尾巴,往前一窜又一窜,简直就要窜到他们前面去了!

这可不得了!

涉谷也被勾起了不服输的念头,一心只想着跑快一点、再跑快一点,无意间就松开了横山的手,顿时他感到脚下一空,直直地就摔下去了。

他踢掉了脚上的鞋子,吓得大声叫道:“兔子先生兔子先生!快救救我!兔子先生!”

TBC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