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圈的疯梓Yukiri

北极圈里瑟瑟发抖的沫梓Yukiri|啃粮号|日常舔文

《别怕,我还在》By:沫梓Yukiri




“我用全身的力气坐起来,转身,把脚放到地上,但是之后觉得万念俱灰,害怕得又转过身躺回床上,但脚却还在地上。然后我又开始哭泣,不仅因为我没办法完成日常生活中最简单的事,而且还因为这样让我觉得自己愚蠢无比。” ——安德鲁.所罗门




一开始,你只是感觉很累,痛也会痛,记忆力减退,注意力下滑。你认为只是被一些琐碎的小事情困扰着,你没有多加理会。你告诉自己这只是暂时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不过是糟糕的一天。




然后,事态严重了些,头痛得更剧烈,反应也变得迟钝,脑子好像是生了锈的机器,越发越难运作。每日都感觉很乏力,食欲也没有了,体重急速下降,心慌,胸闷,出汗,失眠成为了家常。你沉默了,你还是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疲惫的副作用,好好休息就会好起来。你开始喝起了营养果汁,补充能量,天天出门运动,保持健康。




再后来,你只是安眠药的药量越变越多,夜晚盯着星空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你感觉自己好像不会再开心起来了。你带上了面具,假装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地度过每一个天。自导自演,假装没事,刻画出了乐观开朗香向上的性格。你不得不这么做,为了自己,为了别人。你让自己更加活跃,你总是鼓励着别人,永远都是最有动力的那个人。脱口而出的话不仅是对他人说的,更是对自己。




可是每一个夜晚,你只是畏缩在床上的一角,红肿的嘴唇轻颤而微张,却一声不出。泪水也顺着指缝与手腕滑落,脊背如同绷着的弓,双肩止不住颤抖。你厌恶这样软弱的自己;你讨厌连这样一点小事都处理不好的自己;你厌弃一无是处,只是成为别人负担的自己;你厌烦着控制不住悲观想法的自己。时间继续流逝着,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让你愤怒的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也再也不能让你流泪了。




再然后,你眼中看到的全是模糊的,口中说出的是涩哑的,鼻子闻到的是无味的,耳旁听到的是迟钝的,踩踏的是云端,触碰的是无形的。你开始胆怯,开始却步。你什么都不想做,不愿和周围人接触交往,只是一个人那么坐着,闭门独居、疏远亲友、回避社交。再到后来,你不语、不动、不食,什么都不想做了,也仿佛什么都不会做了。你很痛苦,却没有人理解,也不想面对这样的自己。你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你想要解脱出来,你想要终止这不断的痛苦。




回头,别怕,我在。




我不善言辞,也不是什么医生。我或许愚钝,或许软弱,或许一无所知。这一切,我都承认,我做不到给你什么。




但,我需要你,你是我人生中或不可缺的人,我不希望你只是个过客。我想要你跟在春天的小溪边散步,在夏天的沙滩上晒太阳,在秋天满是枫叶的树下野餐,在冬天大雪纷飞的山坡上滑雪。我们还要一起去看芬兰的昼夜,长白的山脉,阿尔卑斯的雪。这一切我都需要你陪着我去一个一个地完成,列表上还有好多好多未完成的事等着我们一起去完成。




你可以告诉我,你的一切,你想说什么都可以。我可以做那个你最信任的倾听者。我会站在你的背后,不论你走了多远,只要回头,我一定会在你的身后不远处。不要觉得无助,我一直都在,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去追寻你需要的帮助,身后还有我支持着,不用害怕,不用畏惧。




你和我,要一起,一直加油走下去。



评论